抱歉地摇下车窗玻璃
2020-01-28 15: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这个官司还要打很久。”昨天,农夫工作人员说。

昨天,双方基本走了前两步,第三步,基本还没开始走。

“是啊!下架的是大桶水,瓶装水一直在卖。”京华时报记者表示,“只是质疑标准,并没有质疑农夫山泉的水质”。

5月6日北京发布会,凤凰网记者就曾在现场问我:4月京华时报开始讲“标准”,我们打算采访农夫,农夫为什么拒绝澄清的机会?

针对农夫山泉的起诉,京华时报社答辩称,其对于农夫山泉执行标准的报道客观属实,来源合法,未使用任何侮辱性言辞,是正当行使舆论监督权,而非恶意侵权,请求驳回农夫山泉全部诉讼请求。

打车时,我和的哥说起农夫和京华的嘴仗,的哥老王马上点头说知道:“闹不清楚到底哪边对,我现在更多的时候喝康师傅了。农夫买得少了,喝还是喝的。”老王指指左边车门兜里的两个空矿泉水瓶子,呶,一个是康师傅、一个是农夫山泉。

农夫在京下架的是大桶水

农夫京华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第20号民事庭开庭审理。工作人员解释,昨日有社区居民们的普法学习活动,因此法庭中大量的位置让给了旁听的居民。案子在法院3楼的一个小法庭审理,大约50个席位,室内温暖,座位软厚,庭审时间冗长,个别居民打起了瞌睡。

我在北京看到的农夫山泉瓶子上标注着——水源类别:自涌泉;水源地址:吉林省靖宇县矿泉水源保护区。

事件另一方的农夫,对媒体采访的态度是不太欢迎的,这一点媒体记者有共识——

而两个多月前,同样的问题我也已经问过钟睒睒了。当时他皱着眉头,边摇头边回答:“接受媒体采访澄清?没用的没用的,没有人会听我说的。”是不是觉得几乎所有的媒体都会断章取义他的意思,也许因为这样的想法,农夫采用在开庭前,用官方微博和官方微信向全社会公布的方式,来解答京华时报对农夫的采访提纲。

而农夫和京华各只有3个席位。农夫方面,新闻发言人周力、管理人员蔡孜等在场,坐倒数第二排;农夫们的身后就是京华时报的3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男士戴着眼镜,书卷气,话少,带着一块1个多平方米的宣传板,贴有关于此事件的图文。

接受媒体采访澄清是没用的

这句话听起来挺晕。我们尝试换个说法。比如说,a说,我被b伤害了,那么,法庭上a至少要分三步说明这个问题。第一,a伤哪儿了?第二,b做了什么,就伤到a了?第三,a要举证,你凭什么说b做了这个事儿。

昨天上午,这两起案件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合并开庭审理。双方对起诉、辩护意见进行了陈述,并进行了质证。开庭过程中,农夫山泉还增加了一名被告人——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

“可农夫山泉自己在标签上写着,用浙江地标……本来他们说说清楚标准的事儿,也就好了。又不是说不清楚。”

市民带瓶装水旁听庭审

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的pk愈演愈烈,最终由口水仗演变成了真官司。昨天上午9时,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互诉侵犯名誉权纠纷案开庭。

针对京华时报社起诉,农夫山泉答辩称,其在信息公告中对京华时报作出相关评论源于对方报道明显失实、混淆是非,其行为不构成名誉权侵权,京华时报社提出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庭全部驳回。

要等法院通知

法院门口,京华时报机动新闻部的领导带队,一共来了五六位记者,守了4个多小时,一位年轻的男记者看起来斯文而温和,他说:“我不打算报道。不过,毕竟是我们单位自己的事情,我自发来的。”

“标准,好像应该问政府哦?不是问企业?”我微笑问。

法院里同时开庭好多案件,参加普法学习活动的北京市民们,分成好几拨,分别乘中巴或大巴而来,却大多不知道自己听的是什么案子。随身带水的市民虽然不多,有趣的是,他们都带着醒目的农夫山泉:“不知道今天听什么。是吗?有农夫山泉的案子在这里开庭?”

“那后来为什么用那么多版面连续报道?”我追着问了句。

今年7月23日和8月6日,朝阳法院分别受理了京华时报社诉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和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诉京华时报社两起名誉权纠纷案。

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协会

中午12时左右,农夫山泉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周力率先走出法庭,面对众多媒体的提问,周力仅表示:“今天上午的开庭已经完成,下午没有开庭了。”对于其他提问,他并未回答,只微笑抱拳。周力一行3人很快上车,离开前,抱歉地摇下车窗玻璃,微笑着反复强调,请记者将问题发至他的邮箱。

下次开庭的时间

北京这几日回暖,昨天太阳很大,白天的气温几乎跟杭城一样,法院门口一等四五个小时,自南方飞来的媒体记者全然不怕冷,北京的记者倒冻得直哆嗦。

钟睒睒曾告诉记者:

不仅在法院门口,北京的超市和小店,好多都出售3种水,康师傅、娃哈哈和农夫山泉。北四环桔子酒店隔壁小店店主说:“农夫山泉卖得还算挺好。”

“他们开骂了呀!”他们指的是农夫在各大媒体上做的广告。

随后,京华时报社宣读起诉书,称今年4月《京华时报》刊登了有关农夫山泉适用标准的系列报道,农夫山泉即于今年4月12日至4月19日在新浪微博和全国各大媒体发布消息,称京华时报社报道失实、缺失“新闻道德良心”,该行为严重侵害了京华时报社的名誉权;要求认定农夫山泉发布的信息公告侵犯了其名誉权,判令农夫山泉在各大媒体及门户网刊登道歉声明,为其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1元等。

昨天庭审中,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首先宣读了起诉书,称今年4月10日至5月7日期间,京华时报社在其主办的《京华时报》和“京华网”上发布系列不实报道,降低了农夫山泉的社会评价,严重侵犯了其名誉权,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要求判令京华时报社停止侵犯农夫山泉名誉权行为,删除相关系列报道,在《京华时报》和“京华网”连续30日书面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2亿余元。

其实这个问题,昨日几乎所有在场的媒体都比较迷惑——都觉得标准之争,虽然专业,但也并非一个很难表达清楚的问题。

此次庭审过程持续约三个小时,在审判长的主持下,诉讼双方充分发表了各自的诉讼和答辩意见。合议庭在认真听取双方发言后对案件争议焦点进行了总结归纳,并指出下次庭审将继续进行举证、质证等项程序。

……

农夫追加被告:

昨天上午的开庭引发了大量媒体记者到现场进行采访,不过仅有部分媒体记者获准入场,网易、新浪、浙江卫视、第一财经频道、中新社等等好多媒体都因无法进入而守候在法院门外。

而参与开庭的律师对现场媒体表示,上午的开庭仅进行了起诉、辩护意见的陈述,并进行了初步质证,质证环节还未最终完成。

我问他,农夫山泉在北京好像卖得还不错?

下次开庭的时间,还要等待法院的通知。

经过约三个小时的庭审,进行了起诉、辩护意见的陈述,并进行了初步质证。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leestech.cn河南省商丘市桃幸劝商贸有限公司 - www.leestech.cn版权所有